呱吉参上!邱威杰的网红参政实境秀
分类:分享制作

呱吉参上!邱威杰的网红参政实境秀

来到访谈的这一天,台北市信义松山议员候选人邱威杰行程满档,以「呱吉」为网友所知的他,在放话参选后还一度改名为「邱议员」。原本就是网路影音工作室老闆的他,平日行程已经够紧凑了,到正式完成登记、官网上线后访问满档,时间更是完全不够用,。

访问当天一项推迟就拖累了整天的安排,让邱威杰挂念着老婆大人的晚餐之约。「因为选举忽略家庭,那就不能保证选上后会到什幺程度。」就这样,原本语速就已经够快的他,更是展开了马力全开的访谈。

网红参政,风向怎幺吹?

和实地跑基层握手的「陆军」不同,用「网红」呱吉身份参选,邱威杰由网路出发,是名符其实的「空军」。

谈起参选理由,邱威杰说原本去年上班不要看其中一支企划并不是要选议员,而是想登记选里长,拍成影片。只是三月中邀请柯文哲来上直播节目后,政治圈开始有了他做为「柯家军」一员参选的风声。但在採访中他说那时要不要选议员这件事,并没有拍板定案。

直到有一次立法委员林昶佐亲自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意愿接受时代力量徵召参选,邱威杰婉拒了。「说起来 Freddy 很够意思,他邀请我我拒绝了,但他还来上我的节目。」不料,隔天就被网媒爆出他想参选的意愿。

呱吉参上!邱威杰的网红参政实境秀

「那时上班不要看同事们反而对选议员蛮反感、蛮恐惧的。」但这让他反而更加思索政治环境为何对青年族群不友善,才决定以起身示範的态度投入选战。

选议员不比选市长,大家都拚第一印象

从选举来看,他认为选议员和市长,群众的标準大大不同。「市长会被严格检验,过去的政见、黑历史仔细看过,大家都选举当天不会犹豫。」但反观议员投票则是「大概 50% 到当天才会打开选举公报看照片、看政见。」

加上议员权力不若立法委员,提出确实政见却无法实行的可能性很高。邱威杰分析,这就是为什幺议员政见都写得很笼统而避免争议性,以及为什幺产生光看脸就投的「猪哥票」现象,拚的总是选民心中的第一印象。

逆风钻研政见:不只顾选区,还看台北市整体发展

儘管有了上述的观察,邱威杰自己却从政见下手。在直播中他曾估算,自己的粉丝中能投给他者约 2-3000 人,要当选至少 3%,也就是约 13000 人。而且他认为粉丝和一般选民不同,「比较像宗教信徒」,所以他就要提出教义作为支持者们的武器,也就是要有确切的政见来宣传。

因此他找了 3 位竞选助理,主要就是帮他打磨政见。对答如流点子多,邱威杰要自己针对议题发表 3-5 千字没问题,但他也反思「我的直觉真的对吗?」为了揪出自己的盲点,邱威杰希望这 3 人能尽量攻击他的论点,找出漏洞。

比如捷运民生汐止线,他一开始以自身居民想法出发,认为不需要建置,但与团队讨论后加入考量外地通勤族的需求,便修正了自己的政见而支持兴建。其他像社会住宅也是普遍受到在地居民反对,但对没有票的外地工作者来说却相当需要这样的居住空间。

网红参政,用最拿手的「群众沟通」搭桥

「我希望让社区、台北市有未来,就算牺牲选票。那我的工作就是弥平裂痕。」他认为以自己过去的大众沟通经验,整个政坛大概没几个比他擅长,更认为城市的未来比一时讨好重要,并且以此为政见的主要切角。

另外他也会在既有的直播节目中谈理念,以及在「呱吉脱壳屑」讨论公共议题。他说这些影音重点就是要「好看」,就算谈的是生硬的政策和数据,都要让选民「看得下去又不弱智」,才是他理想中的健全沟通。

「选民服务」跑摊都是作秀?

「红白帖?选前应该没人会邀我,选后要看工作时间分配。」若以选民直观想法来说,总在婚丧喜庆场合看到地方议员「站台」充场面,难免联想为正事不做来卖人情。但邱威杰补充,其实市议员权力不若立委,议员也没这幺多会要开,不做这些选民服务反而变成混吃等死,选民服务其实并非毫无意义。

不过他仍然觉得这样的服务有必要改进,因此政见之一提出「选民服务透明化」:隐去个人资讯,把选民需求公开列出来,一一告诉大众哪些会做、哪些不做,也接受批评。

参选是「行为艺术」:用亲身参政对抗政论节目乱象

还有政论节目也是常见各大议员出现的场面,邱威杰说,媒体约访他大都不会拒绝,但他最不齿就是政论节目,也可以说政论节目是促成参选议员这项「行为艺术」的原因之一。

他认为政论节目激化社会不安,造成社会在各大议题上总分裂为两造极端,而没有好好讨论的空间。邱威杰说受影响的议题很多,其中废除死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以他个人经验来说,在 10-20 年前解严后「不能随便剥夺他人性命」的概念成社会共识,整个社会往废死的方向发展。然而政论节目的出现,开始对重大议题建立起不正确的连结,并诉诸情绪对立,使得社会「变成两派,让这个问题不能讨论。」

跨界奥援赶工:网页配色取自成人网

谈到过去丰富的跨界经历,邱威杰认为都对现在参选很有帮助,「没路是白走的。」「像以前在剧场鬼混,让我不怕面对人群和接受採访。」在迪士尼管理内容授权,则让邱威杰认识内容产业,经营公司,成立了上班不要看工作室让他学会怎幺解决组织难题、怎幺运用资产。

这次的官网也是,原本因为呱吉青蛙形象採用绿色、灰色、白色搭配,没想到柯文哲官网上线以后竟然走类似的风格配色。两个月前做好的网站,工作室也没余力临时大改,邱威杰坦承对设计团队很抱歉,靠着过去认识的人脉,临时再另外找人在一天之内就原本的基底做一些改变,赶工之下难免忙中有 bug。「这应该算我害的。」他最后採用了「成人片网站的奇怪桃红色」取代原本的绿色,也成了竞选主视觉代表色。

呱吉参上!邱威杰的网红参政实境秀
后来这种「成人片的奇怪桃红色」一直沿用到竞选总部。别紧张,这位半裸是看板。

也有很多网路产业朋友慷慨提供资源丢出许多创新的提议,比如製作 LINE chatbot 聊天机器人,不过在资源与时间有限之下,他还是婉拒了。

选议员的奇幻旅程:民主开箱实境秀

要冲票数,邱威杰还是会跑市场拜票,但他认为此举宣示意味大于实质,只代表他是「选认真的」,所以不会投入太多时间。邱威杰比喻,市场握手每位候选人都会做,「就像送早餐给喜欢的女生,最后只会成为桌上的十份早餐之一」,事半功倍。他认为要真正让女生感动,应该要做出不一样的事。

随着邱威杰参选议员,他用呱吉的身份在 YouTube 上开了新节目「民主开箱」,而且第一集就引起轰动飙上热门榜。「本来第一集没有要做这个,是刚好接到。」民主开箱第一集的内容就是收到中天电视的广告业务接洽,回电并侧拍对话,把媒体的政治业配流程、项目、行情通通摊在阳光下,影片发出后获得热烈迴响,至今已累积超过 32 万观看数,也是呱吉自己仅次于和柯文哲合作拍摄,观看数最高的一集。

邱威杰表示,这系列预计做 5 集,顺利的话每週播出。毅然决定第一集就要掀业配新闻的底,竞选团队全面阻止,毕竟业配人人有,在一开局就先得罪所有媒体对竞选来说可是大忌,至少也把这放在选战尾声作为最终大爆料。「但这就违反我的竞选洁癖,」邱威杰说,他不想为了选举纠结在计谋与手段上,而是该直球对决,遇到障碍见招拆招。

邱威杰重申他不是针对记者、业务个人,而是讨厌产业层级的媒体乱象。业配没什幺不好,但他求的是光明磊落,也举自己工作室的作品解释业配得让观众清楚知道这是广告,而非模糊其词。最大的问题是大家对这些问题敢怒不敢言,所以他想证明自己出来戳破也不会被扳倒,「要是传统媒体那幺讨厌我还可以当选,表示这些传统媒体伤不了人。」

至于最后预估会拿多少票,邱威杰坦言他也不知道,「3000 到 30000 都有可能,没人做过这件事,连柯文哲都没有。」

城市行销就是内容行销

因为自己是影音创作者,邱威杰更希望能结合沟通能力为台北市争取资源培育更多创作者,再利用这些作品达成城市行销的素材。

他举例日本闻名全球的动漫画元素、韩国和泰国有计画地在美国推广精緻当地料理餐厅,塑造出高级餐饮的形象,这些内容不仅吸引旅游人潮,对商品销售甚至整体经济都有正面影响。

再提到他自己成立影音工作空间的政见,邱威杰说明韩国首尔已经成立组织,并投入数百万提供空间、教育,并连结资源来提升创作品质,输出海外。而邱威杰所在的松山信义选区正好就聚集了 Google 等跨国企业,以他在创作者圈和商界累积的人脉,就能够串起内容产製所需的资源。

社群操作:LINE 高龄、Facebook 爆话题、YouTube 长尾

就像扫街拜票效益不高,在网路社群操作上邱威杰评估 LINE 是针对 40 岁以上族群所用,而根据过往直播观众数据,他主要的市场在 25-34 岁,资源有限下还是瞄準 Facebook 与 YouTube 为先。

仅管 Facebook 粉丝专页触及大降,但还是具相当影响力,现在 Facebook 上的内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邱威杰认为因应之道就是影片口味要下得更重,像民主开箱第一集观看就从平常的数千来到数万。相比于 Facebook 的话题爆发,他认为 YouTube 则是需要长期经营,这点从他直播深谈各项议题还能维持观看数可见一斑。

「政论是非常不给力的节目类型,不赚钱。」他再拿传统电视政论节目对比:政论节目收视第一的政经看民视收视率 0.87%,採用的还是不甚準确的观看家户抽样。他举例,这收视率乘以全台湾 840 万家户,假定一户有 1.5 人收看,观众也不到 20 万人,「小玉拍一个在地上 哭着打滚的影片 都是它的 20 倍。」

邱威杰分析,政论节目本身卖一般广告不赚钱,却具有带风向的能力,用来卖人情包案贩售就可以包装成一套诱人的业配元素。

尾声

在另外一次访谈结束之后,笔者之一 Chris 跟着邱威杰到了他们位于嘉兴街的竞选总部,上面亮着斗大的看板,里头也放着跟他上班不要看一样疯狂的半裸露点人形看板。但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挤满了各地赶来的志工,正準备他第一次的「政治电台」节目直播。

呱吉参上!邱威杰的网红参政实境秀

看着星夜中白光闪烁的邱威杰,笔者不禁思索,这场非传统的网红参政实境秀我们某种程度上都在里面了,但最后究竟能带着他自己、松山信义区市民、他的观众与整个社会走到哪?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